许霆案的一句话

前几天小晨晨同学短信我,说北大一教授在她学校讲许霆案的法理启示。我半夜里看到这个短信,囧一记,因为觉得这事情还满清楚的没有什么好讲的了,就手回了一条短信:这有什么好再讲的?就是立法者转嫁责任给法官,法官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只好做墙头草跟着民意两边倒。
这件事我也思考了很多,最后发现这其实真的就是这一句话的事情。立法者-法官-民众,最后依靠的居然是最不可靠的民意……最可怕的是还要反套回法律……
后来听说,那教授果然也就说的是这朵花……囧,做学问的人真郁闷啊……拗不过现实只能去跟学生们激动……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うちの人口

ichi

Author:ichi

籠屋06-08
(前BLOG)
最新の日誌
友の言葉
ウェブカレ
友たちの站
捜索する
イチ~数え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