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記錄什麽?——我對“存在”的感知

這些想法從恐懼管理理論而來。
——我們擁有一個秘密的心理防禦武器庫,用以抑制自己對死亡的焦慮。

我的記錄,何嘗不是武器庫中的有力武器之一?我留下的文字、圖片,在我意識消滅后一萬存在,發自于“我”,其存留卻遠久于“我”——我無法把它當作一個笑話,卻只能笑而已。
我想這是很多人“想記錄些什麽”的深層原因。

我拼命的向別人展示自己的存在,甚至非在別人心中留下刻痕般的記憶不可;這實則是在懷疑自己的存在——死亡于我是不可知的,但于世界卻是直觀的;于我是唯一的,于世界卻是司空見慣。因此,若“我”想要存在,不能依靠“我”本身(“我”只是一個意識集合體、一段多層的記憶而已,一旦“我”的肉體死亡,“我”便失去載體,不可存在了——我不相信脫離了物質了一切),只能依靠我在世界上留下的痕跡。
這也是很多人想名垂千古的動機吧。
不能說無聊,這是混合了生物性和理性的原始的不安。
這種不安卻是擴張性的。

但不朽只是個錯覺。
就算我留下了滿滿的記錄了我整個人生的的數據,“它”也不會是“我”:它是絕對的客觀,只能被感知而不能感知自身。只有世界知道這段記錄的存在,記錄本身卻無法感知自己的“存在”。
不朽的只是人類的幻想,哪一天我死去,便與我毫不相干;哪一天人類滅絕,這個詞也就不存在了;哪一天世界滅亡,便連這個事實都化作虛無。

既然我留下的東西遲早都毫無意義,為什麽還要每天的堆砌、和遙不可及的“永恒”搏鬥呢?
留下的東西不是給別人看的,是爲了滿足自己。
那么,就讓這些記錄從出生開始便屬於世界吧,我寫出來,得到了滿足,便與我無關了——若我能這樣說,不是自欺欺人那便是得道成仙了。
而事實上我在意。
在意一些落花流水、空中樓閣。
——明明是不用去在意的東西,我就是在意;理智說不用在意的東西,心就是要在意,
它們搏鬥啊——這便是人了。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うちの人口

ichi

Author:ichi

籠屋06-08
(前BLOG)
最新の日誌
友の言葉
ウェブカレ
友たちの站
捜索する
イチ~数え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