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把脚丫搁在黄昏中一位木匠的工具箱上

让我把脚丫搁在黄昏中一位木匠的工具箱上 


我坐在中午,苍白如同水中的鸟
苍白如同一位户内的木匠
在我钉成一支十字木头的时刻
在我自己故乡和门前
对面屋顶的鸟
有一只苍老而死

是谁说,寂静的水中,我遇见了这只苍老的鸟

就让我歇脚在马厩之中
如果不是因时辰不好
我记得我自己来自一个更美好的地方
让我把脚丫搁在黄昏中一位木匠的工具箱上
或者让我的脚丫在木匠家中长成一段白木
正当鸽子或者水中的鸟穿行于未婚妻的腹部
我被木匠锯子锯开,做成木匠儿子
的摇篮。十字架

1986.6.1 海子





昨天晚上被這首詩萌到了…………
做夢都夢到OTZ
我變得容易激動了么= =|||||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うちの人口

ichi

Author:ichi

籠屋06-08
(前BLOG)
最新の日誌
友の言葉
ウェブカレ
友たちの站
捜索する
イチ~数え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