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推廣動員

關于繁體字,我承認有所謂的“復古小資情節”作用,但是更主要的是對中國文化的尊重心情与復興願望(被毆:你就是個自我中心興趣主義的小人,裝毛的高尚啊!!)
咳咳,總之有個高尚的結果就OK的啦,動機什么的不談也罷~~

首先,我們為什么要改繁體為簡體?
最大的原因就是:中國國民素質太差,簡體字入門簡單容易識記和書寫。(當然另外還有些什么可笑的“共産主義”“工農階級”打頭的詞滙和說法,大傢心知肚明就夠了。)
這不失為是一個迫在眉睫可以被拿來和幾千年傳統文化做交換的理由——畢竟所有的統治者最看重的都是自己當政的時代的利益,什么文化、什么傳統,在一群餓著肚子的國民面前也蒼白無比——更重要的是,若是不安撫這些嗷嗷待哺的民衆,他們就會群起推翻你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政權……
確實,沒有一個統治者會在作上述選擇的時候猶豫吧。
所以我們的政府一如幾千年來的中國人一樣,基于功利主義和現實國情,選擇了高傚的普及教育的手段——簡化文字。
不可否認,任何一個人在那個時候都隻能這樣選擇。一個驕傲的人可以一生不給任何人低頭,但再驕傲的民族也要在現實面前低頭——必須有人要被弱者拖纍,這就是尋求群體利益的悲哀。

然而現在,已經沒有低頭的必要了。

拋棄文化是民族的切膚之痛,不論是因為被迫還是某些個人的錯誤,我們已經經受了一次又一次。況且,整個國傢的情況在改變,它變得越來越好了;但我們失去的文化卻一旦拋棄則永久的失去。
值得麼?這個問題有待商榷,而且就算得到了結論,也隻是對歷史的評論,向前的意義不大——就算再來一次,政府也只會功利的決策、人民也隻會功利的思考,這是我們緻命的人格缺陷。
那么撇開歷史問題不談,就現在和以后來說,我們完全可以在一部分人、一部分場閤中重拾繁體字的傳統。
首先,在脫離了溫飽問題的人群中,文化的分量越來越重,功利的考量卻是越來越輕了。熱愛和尊重傳統已經變成某個群體的思維方式。我們丟掉的文化太多、我們被別人撿去髮揚光大的傳統太多,與其每天的哈日反日,還不如去思考為什么人傢可以把從我們這裏撿去的文化髮揚的那么精綵,從中學到復興文化的製動點。
繁體字除了其文明標誌的身份,它也是美麗的,我們的審美需要高尚和內斂,不能讓漫畫、火星語這樣隻會讓人腦殘的東西侵襲我們的文化圈甚至改造了審美——恥辱啊恥辱!
其次,現在需要手寫的地方越來越少了,簡體字便于書寫的優點也幾乎消失殆盡。而繁體字在很多場合,能揉合美和文化,越來越多的被人們採用。
(個人就是喜歡那種堆砌的繁復的美感-3333333-,愛死了XDDDD)

有人反駁重揚繁體字文化的人們,說我們忘記來當年文盲多少億的悲慘景象,說是“好了傷疤忘了痛”(來自:百度貼吧)。這完全是歪理。復興繁體字就代錶我們拋棄幾十年前的困苦記憶了麼?且不說那個時代我們根本是沒有經歷過,可笑的是:既然好了傷疤,為什么要時時刻刻還要記着痛、甚至還在要自己身上一遍遍得製造曾經的痛苦?忘了痛不等于忘了受傷。受傷,存畱在理智的記憶中就足夠了;在感情的記憶中,痛苦是人人都想抹去的——人是追求倖福的生物。那些喜歡一遍遍用痛苦刺激自己荷爾蒙的人,折射的是人們喜歡看言情劇悲情戲的貧瘠內心。
確實,現在繁體字推廣的難度大的不可想象。人大提了個推廣方案被批得體無完膚、馬英九說不會為大陸遊客推廣簡體字被人冷嘲熱諷——就是有那么些蠢人,自己落后還不讓別人前進,自己痲木不仁還要人人都功利至上。說是無産階級領導國傢還真把愚昧的自己當成國傢的主人了!自己愚昧就算了,偏偏要不自知的去批評熱愛傳統文化的人,這不得不說是國傢提高“無産階級”“公民意識”的失敗!

為了過去幾十年時候的“大多數一字不識的民衆”、為了上述那些無知的人們,中國要丟掉多少文化才夠?但凡國傢,必要拉一把後面的一部分國民,這是國傢的責任;但保存文化同樣是國傢的責任。我們的國傢在現實下選擇了前者——這是理所當然的。但是,這不代錶我們每個人在傳承文化上就要安于國傢的選擇——雖然傳承文化也是國傢的責任,但更多的是每個中國人的責任!國傢對文化的態度是政府政策,政府的考量是無所謂對錯的;對于政府的思維方式,我們無能為力也無需與其對立,我們有能力的做到的,是讓自己不要犯錯、不要跟着昏頭漲腦隻看GDP的蠢人往歪路上走。
不可能要求全國人人文化水平、經濟條件基本相同,有貧也有富、有弱也有強才是國傢。走在文化前列的人不能為水平綫以下的人妥協,因為一旦妥協,失去的不僅僅是一個民族的鬥誌,而是文明前進的步伐!
所以,我們承認簡體字的地位,但在能用繁體的場合,盡量用繁體。

作為人,我們有權力追求喜愛的東西,這是“自由”的本意;
作為公民,我們應當追求值得追求的東西,這是“責任”的擔當!

從一篇博客、一封信、幾句話寫起,用了才會,會了才愛,愛了才美。

comment

只对管理员显示

怎么这么愤青啊……繁体字的问题是特定历史时期的副产品,要学也不仅仅是把字由简变繁那么简单的,牵扯到一系列的改动,所以你还是要下功夫的。

上述言论来自Sherry~~

= =您麼見過憤青啊……憤青才不這樣說話捏……如果是憤青,說的就不是“要用繁體字”,而是批判政府批判XX不應該用簡體字之類。
況且,任何人都有被觸逆鱗的時候,這種時候不憤便不是人。不能因為憤了一次就把一個人給定性,而且還是只取一個特徴就和某個概念對號入座。
要用繁體字、要學繁體字,就是把字由簡便繁這么簡單!除此之外沒有別的了,什么“一繫列的改動”,那是沒有的事。不要學共X黨凡事拔高、小事化大的思維方式。
未積跬步便大放闕詞的才是憤青。從最簡單的事情做起才是我的主張。凡事一開始就把門檻想得太高,是給自己的退卻和不為找借口。

我用繁體打字很久了。。。

首先,繁体字不等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如果真的是想回归中国传统文化,那得试试文言文,还不带标点。其次,如果纯粹从文字角度来说,电脑上面打出来的不过是拼音的堆积,简体繁体有什么区别?殊不知用繁体字的年代是没有拼音的。最后,如果一个东西仅仅只是看到表面,而不去想它背后所代表的内涵,“不要學共X黨凡事拔高、小事化大的思維方式。”政治手段和文化思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如果没有思考,那思想家是用来干吗的呢?我并不是反对繁体字的复兴,只是如果追捧者本身对其意义都不明确,如何让别人信服呢?现在提倡国学的复兴实际上就是在逐步回归传统。不知道你推崇的究竟是传统文化还是繁体字本身?还是仅仅是一时兴之所致或是一种另类的时尚呢?

繁体字看的出打的来,就是手写往往会想很久。
而且因为没有老师教过,我想我写倒笔的状况一定非常严重……

用打的和用看的我还可以,不过用写的我就ORZ……

严重同意某一
另外:
含泪召唤甲骨文。
短视的先祖,那么美滴象形文字就被他们败鸟~他们素中华文化滴罪人~
写我们滴甲骨文,让无知滴人看不懂去吧 

to:吉普
本來有人號召小學生學習寫繁體字的,被很多人大駡,說親港親台的都有……然后人大堅決的喀差了……不過個人覺得是因為不能再加重小學生負擔了……畢竟學這個實在沒有什么用處……

to:S君

1,繁體字固然不能等于傳統文化,那么,文言文就等于中國文化了麼?首先,繁体字是文化的表現形式之一,任何傳統都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不可能等于文化——即使是它們之和也不可能等于文化。其次,繁體字除了是文化的錶現形式,也是文言文的一個錶現形式,繁體字是這兩者共通的特徴,而你因此將文言文和文化等同,則是邏輯上的錯誤:在概唸的外延不週延時,不能從一個特徴的相同推導出兩者的等同。再次,從你引用這個概唸的原意來說,實際上是想用作脩辭,即是:“文言文”是你打的一個極端的比方,把打比方的內容實現,本來就是一件沒必要的事情。最後,從事實上來說,白話文顯然利大于弊,所謂的“囬歸文言文”隻是倒退而已;但我們可以看到臺灣的學者政要發表的賀詞慰問什么的基本都是文言文或文言文形式,任何人看到隻會感到一種美好得文化氛圍而不會想到是“倒退”上面去,原因就是他們是“使用”但不是“只使用”,偸換了這兩者的概唸,“傳統”便變成了“迂腐”。
2,文字本身就是形式,在文字上不談形式談什么?如果纯粹从文字角度来说,电脑上面打出来的就隻是拼音的堆积,简体繁体的区别就是“繁體比較好看”——這就是原因和結果。繁体字的年代確實没有拼音,但這又能說明什么?當時沒有拼音現在就不能用拼音打繁體字了?或者說我們用拼音打出來的就不是繁體字了?這和“繁體字過去都是刻在竹簡上的,造紙術髮明後寫在宣紙上的就不是繁體字”、“過去麵條都是手幹的、現在機器壓出來的就不是麵條”是一樣荒謬的邏輯。這種邏輯被稱為教條主義。
3,有的東西就隻用表面,因為表面是它最大的優點,和內涵相比它表面的優點要明顯的多。表面的優點就不是優點麼?看一個東西不看優點看什么?難道凡事都把它的林林總總挖出來一一評價利害以后再用?況且,用都不用還談什么“想它背后所代表的内涵”?
4,“不要學共X黨凡事拔高、小事化大的思維方式。”首先這說的是思維方式,政治手段來自于思維方式、文化也來自于思維方式——思維方式是架於“手段”等實體以上的形式概唸,先有思維方式才有政治手段,把思維方式等同於政治手段是在偸換概唸。
另外,繁體字的“推廣”不等于“復興”,別擅自拔高我的境界。“喜歡”並不是“追捧”,別給我扣帽子。——話說,擅自拔高、戴帽子,不是共X黨的思維方式是什么?

well,下面撇開論辯問題說說主旨:
我推崇的是传统文化,也是繁体字本身,這兩者沒有衝突,如上所述,后者是前者的錶現形式之一。從形式上推崇,是後麵深入的研究學習的入門道路之一。小孩子根本不懂什么“人之初性本善”這樣的深奧問題,但為什么要他們從3歲就開始背這些他們不可能理解的東西呢?因為這是入門,首先把形式記住是入門的一個好手段。
退一萬步講,就算有人只喜歡繁體字的字型,也是值得肯定的。第一,繁體字的外形不僅是傳統文化的錶現,其本身也是文化的一部分。把形式放在文化的地位上並非沽名釣譽,相反恰恰是適得其所!第二,為什么喜歡個什么東西就一定要像狂熱追星族一樣把偶像傢裏馬桶徬邊放幾卷紙都搞得清清楚楚?還是那句話,外在形式是繁體字的優點,喜歡一個東西的優點無可厚非,推崇傳統文化的任何一部分都是值得驕傲的自由,教條走開。
由此想說說關于“一時興起”和“另類時尚”。一時興起是入門的契機,其貶義來自于這個詞“不能持之以恆”的言外之意,而仔細想想,人傢才入門,便定性其結果為“不能持之以恆”,本身就是一種嚴重的偏見,這話等到真的不能堅持的時候再來笑談吧。另外,對不同的事情可以有不同的價值評價;唯獨在“做”与“不做”的問題上,其價值是不變的:不論做了以后的優劣成敗,首先,“做”就一定比“不做”強!
“時尚”並不是和“文化”相斥的概唸,在所有傳統文化保畱的好的地方,文化無一例外的被包裝成時尚出售——這就是文化適應社會發展的變形——文化市場化。“是好是壞”也是在中國這個拒絕市場化的國傢才會有的爭論,殊不知適者生存優勝劣汰,文化不做這樣的變形,必然會被淘汰!把文化標榜成時尚是現存社會條件下的進化,可以認為這是個無奈之舉稍加悲嘆,但任何人必須認清事實:死守文化的清高隻會扼殺它們——在這個物競天擇的世界,存在,才有一切。
擴大一點講,就是因為一些教條主義和XXOO等等等等,把一件事情的門檻擡高又擡高,才使得沒有人再敢談文化談傳統——談文化?好啊,你先去把四書五經背個再給我談!愛好繁體字?好啊,先去把每個字後面的故事說來聽聽……這樣下去,不要復興什么了,高校里的教授博士們自成一國,自過自己的高尚生活去,其他人活該愚昧活該落后活該被當成“半弔子”排斥出文化圈了(且不說那些高尚的人也有無知的階段)。試問,讓初學者卻步,就能保有學術的權威了麼?
傳統需要門檻嗎?但又是誰在給它設置門檻?中國人歷來缺少的寬容和博愛,如果在最頂尖的知識分子身上也是一樣缺乏,是多么令人扼腕的事情!
這說法誇張不誇張,自有實例證明。


以上。


嗯嗯,誇自己一句,再無所事事自尋娛樂中,我的專業技能又進了一步,可喜可賀啊~~~~=v=++
うちの人口

ichi

Author:ichi

籠屋06-08
(前BLOG)
最新の日誌
友の言葉
ウェブカレ
友たちの站
捜索する
イチ~数え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