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贺荣胜案,小声说说

检察院的同志们越来越BH了,一个醉酒司机打司机致使车辆失控撞死人,居然指控危害公共安全罪!
我能想象检察院搞到这个案子时候的激动心情:哇~有关公共安全的诶~~太好了!搞死他搞死他,这不搞死多浪费啊!机会难得啊!!又可以多完成个指标、多XXXX、多OOOO、多……(内幕消音ing),然后眼睛绿绿的开始准备案卷……
想我看到这个案卷的时候还是5,6月吧,当时做刑法题做的昏天暗地,碰上爹接了这么个BH的案子眼皮都不抬一下:每天做些强奸间谍杀人放火的题做多了,危害公共安全,还是个过失,不够重啊不够重,根本入不了我的眼……相信检察院的同志们做出那种指控应该也有出于这样的心理原因。但是和我不同的是,我再怎么在题目里写“死刑”“十年以上”,顶多也就是换得几个红叉叉,挠挠脑袋笔一划改过来就是;可是检察院的指控实现之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掉脑袋坐十几年甚至一辈子牢的事情,其中牵扯更加不谈——同志们,你当你们是在做司考题啊?


在我国,检察院作为控方,往往有致被告人于死地的倾向,这是否正常?相信只要是有深思的法律人都不会赞同。
但在多数人、甚至包括很多法律工作者看来,这是很正常的。检察院就是抓坏人的,杀人偿命,坏人该死!——这种中国式复仇思维方式下,检察院不是“站在受害人一边”,而是“成了一个受害人”。
检察院怎么能成为“受害人”?——即使“受害人”是国家,检察院也不能代表国家利益。作为一个国家机构,检察院代国家而行为,即应该站在保护所有公民的角度上而行为。从人权和平等角度来说,受害人固然属于公民,但被告人同样属于公民,因此对双方的保护应该站在一个有具体标准的平衡点上。这个具体标准不仅仅是法律,因为法律永远是不全的,它的不足要由法律职业者填补——而后者,才是微观、却最有效的法治建设者和维护者。
而法律职业者再怎么优秀也是人,有人的局限性、感情容易压倒理性,这也是造成检察院“受害人心理”的原因之一。检方可以在感情上和受害人相同,但司职之时,却只能用理性说话!检察院毕竟是国家机关,是职能部门,作为一个“工具”,绝不能讲感情。这里感情是指民意,民意是不理智和善变的,可以作为媒体的准则却绝不能作为执法的准则。如果都以民意为标准,还要什么国家机关?凡事全民公决就是!
有人可能会觉得在这方面苛求是加重了检察院的责任——毕竟还有法院呢,它才是定生死的人嘛!不是讲究控辩么,要检察院完全中立还要法院干嘛?这就是所谓理想主义的空泛讨论了——现实中,首先就不存在“完全”;上面只是在指出一个检方应有的倾向,一个目的性的准则,而在这个准则的实施中,涉及到的许许多多现实因素都是干扰阻碍,甚至会把准则毁得面目全非。在这种现实下,如果连一个准则都没有,事件只会跟着“具体情况”乱七八糟下去,法律法治谈都不要谈了。
因此我想说的是,首先立场要站稳,即站在理性和法律角度做事;然后才能考虑其他的现实因素。
当然检察院那些什么“XX率”“XX总数”之类七七八八的指标,其实更是草菅人命的原因,这任谁都不想说了,耻辱。

我写辩护词的时候那个郁闷……不要以为律师们真能和检察院“控辩平等”了,那在中国完全是个笑话,检察院多牛啊,都不跟法官起立的!小小律师算哪盘下饭菜?这种情况下检察院要是还作为“受害人”,那都不用法院了,这个强悍的“受害人”直接把犯到它的人拖去咔嚓了得了。

某日的单照- -

下雨真RP,拍出来的都很垃圾……


我长得好年糕 T 。T|||||

081025 049


继续我的四O八X的艰难(?)POSE风格……

081025 061


好,我就是跟那菊花过不去- -|||||

081025 069

僕の彼女はサイボーグ

好久没有看到这样像样的日本电影了……果然大制作才行的啊XDDD
真的很好看XDDDD
里面几个歌也很好听~~~~

全家福继篇之 一朵菊

轉自:maru P之部落格:=亦木堂=





嗒嗒!
多:咖子,没想到上次全家穿越记还挺受好评,看!有镜头在拍我们!快点把咱们的招牌动作“展望未来”让大家瞧瞧~~
咖:展什么未来...继上次被卷入穿越事件后我特地跑到山上去然雷公帮忙做了个卷发好
让人认不出来!现在又要来丢人了么?!话说我还真是可悲的习惯使然...不自觉就展望
出去了...
口:说起未来我感觉佛光普照,喃唔哦弥驼佛~~





口:嘻嘻~~刚才从对面那家窗户飞出来朵菊花,还有温度来的~~
菊:今天攻君实在是X性大发,受君让我先出来躲躲,以免损失严重!还好被隔壁口托摸
收留,等熬过今天就安全了!




咖:小口刚带回来这么朵小菊花,最近image change后都没能好好装饰下。小口这孩子真贴心,没什么钱但孝心传达到了,为了不辜负她我一定要用上这朵菊!
菊:="=什么?怎么感觉刺刺的,虽然也有湿湿的...但和平时攻君用的KY味道不同...他
们叫这啥来着?(旁白:应该是弹力素...)





多:刚才咖子说“展望未来”很丢脸T_T,这可是我们曾经达成共识的招牌呀!现在让我
想个新招,哪有这么容易就有招?!嗯?菊花!你说!(情绪激动时手劲会很大)
菊:噢!这个怨气满点的家伙是谁?!前一分钟才被刺...现在又用捏的...手法还让我想起攻君...(狂甩头ing)不行!那种X兽,不想也罢!





口:咖桑!怎么小菊花有点精神不振了?是需要治愈了么?
咖:是的哦~~植物也是需要爱心滴!(咖内心:这孩子就是这么单纯可爱,不忍心打击她,就随她吧)
口:嗯!爱!希望!勇气!
菊花:这孩子脑残了么!




多:咖子呀!对于我们的招牌动作,我思考很久,既然今天有缘与这朵菊相遇,
我们就先与它一起入镜试试看吧!倒吊如何?咱俩一起从根部——
咖:考虑换新招牌是不错...但和菊花有什么关系?!
菊:噢!那个地方...!!!不行!!




口:小菊花~~我们全家人都很用心的使出了治愈绝招,你有好点不?
菊:还以为自己被这孩子所救...没想到小孩的可怕之处才是无极限!





咖:哼哼~~还好菊花在小口一拿回来就用作了头饰,不然让多子毁了后还怎么用?
菊:毁灭的第一步不就是从你开始的么...





多:唉...突然觉得用朵菊花太没气势了,不够表达我们全家人的意志。话说全员扒在阳
台上挥手会不会好点?(咖:是猩猩么?!)
菊:这家伙用过就忘,还不把用过的pose考虑为招牌!那我被倒吊是为了啥!





上联:家养的草莓红艳艳
下联:路上的菊花不要采
横批:X亦有道



流星之绊,真个欢乐的片子

看了介绍,知道是三兄妹复仇欺诈的事情,一点兴趣都么- -
完全是看到6和户田,还有那一脸倒霉样的二宫和也阵容蛮强大的才下了

结果……看到户田那一米纱脸穿着华丽丽的白色罗丽塔抱着一只兔子羞涩的说“兔子……生病了……”的时候,我被雷得销魂了……从此立誓追下去~~~
妈的明明是搞笑片不要披着情仇片皮!!!(很销魂的说~)

许霆案的一句话

前几天小晨晨同学短信我,说北大一教授在她学校讲许霆案的法理启示。我半夜里看到这个短信,囧一记,因为觉得这事情还满清楚的没有什么好讲的了,就手回了一条短信:这有什么好再讲的?就是立法者转嫁责任给法官,法官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只好做墙头草跟着民意两边倒。
这件事我也思考了很多,最后发现这其实真的就是这一句话的事情。立法者-法官-民众,最后依靠的居然是最不可靠的民意……最可怕的是还要反套回法律……
后来听说,那教授果然也就说的是这朵花……囧,做学问的人真郁闷啊……拗不过现实只能去跟学生们激动……

决定还是等能备份的时候再搬原来的东西……

我恨死歪酷了!!!!!!居然不让备份,日!!!

纸上逻辑

今天看手机报,说那悬赏鼓励全民抓小偷的事情。我第一反应就是“警察们又再转嫁责任了”,正想着,下面就紧接写着一句话“不要陷入‘全民抓贼要警察干嘛’的纸上逻辑,……”正是否定我正所想的,于是大囧。

仔细想想,这的确是个纸上逻辑。且不论这件事情,就思维方式来说,其实我确实很容易陷入所谓的纸上逻辑,尤其是在习惯将一切逻辑化的思维模式下、以及被西方秩序、人权、法治等概念牢牢笼络之后,凡事容易出现左倾的好高骛远和盲目引用(说得更不好听是崇洋媚外)。好的思维方式不结合实际灵活运用,也只能被贬称为“固定思维”甚至“教条主义”,原因不外两个字:“没用”;不仅没用,还有诸多妨碍(这时候不能责难说人们功利了,因为否定这种功利相当于否定人类本性)。
其实在中国,在一个不以形式逻辑为标准的思维模式下,强求一种完美的、只属于学者的美学是没有意义的。中国有中国的思维方式,不论这个思维方式是否好,首先它就是一个既定的现实,是一切事件的固定前提,而不是一个可变量;不仅是因为它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不可改变、也因它不违目前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故不需改变;可以质疑它本身的优劣,但没有必要在每一个事件中去否定这一个既定条件——那会让所有的思考和推理失去意义。

这其实是一种妥协。在很多人(包括我)的美学中,某个坚固的思维构架是美的,瑕疵就不美了,妥协更是屈辱。但是我犯了个大错——第一,理想的美就让它活在理想里就好,为什么要让在在现实中受辱呢?对现实的剖析需要更加复杂的方法,不是单单一个纯粹的学科、一组可量化的概念可以解决的,换个角度看,这是另一种可称悲壮的美——现实的美。第二,思维方式是用来用的,它本身再怎么完善怎么美好,不用就失去了存在价值,一味的修正完善它本身,还不如把它拿去解决问题——而解决问题光靠它也太力薄了些。
因此,尽管纸上逻辑非但没错,且其本身是一个非常美非常诱人的东西;但是它不能生生的套用于现实——现实是非常复杂的一团乱麻,光用梳子是梳不清楚的,还要用针挑、用手拈……实在不行了还要快刀斩乱麻。

理想主义和现实之间的差距让很多人绝望和悲愤,但其实它们完全是两码事,没必要有什么联系。有些美学,属性上就是和现实相悖的,理想主义就是其一。
这道理很容易想通,偏偏人们会无视它而陷入泥潭从而失去了想通的机会。凡作学问的,硬要把这两个套一起说的,学问再好也就是一个老教条;只看理想这面不顾现实的,学问再好也就是一书呆子;只看现实不断让理想妥协的,学问再好——也不能称作“学者”了。不是专业做学问的,只要是有在思考问题的人,同理。


从而想到了和D君的聊天。
D君很喜欢否定大前提,当然有对大前提的质疑是眼光高远的的表现,但将这个质疑固化为了一幅有色眼镜却很可惜。首先这就是一个固定思维,而固定思维在现所述的语境中是害人的;进一步说,尽管这个“眼镜”的颜色无比真实、对这个“眼镜”的认识无比正确,但对于“眼镜”以外的事物、也就是透过有色眼镜看到的世界,不可能呈现事实的颜色,更无法对其判断分析。之所谓就事论事。否则,思考一切事情都会陷入愤青思路,反而蒙蔽双眼。

模板暂定=33333=

模板真是磨死人……
随便搞了算了- -

兔大爱~~

搬家撒花

搬家了搬家了
烦死歪酷了,磨死人……

从王海到邹涛——我们拒绝了什么?


从王海到邹涛——我们拒绝了什么?
壹ichi @ 2008-10-06 12:41


前些时候在中央台的某谈话节目上看到了深圳万人团购房的发起人邹涛的采访。主持人的提问很尖锐,直问:很多人都想问,周涛你是为谋取个人利益还是为了公益?邹涛回答:……让时间证明一切吧。
看到这个,我很悲哀。
首先,这个问题的逻辑是的幼稚的两分法:为了公益为什么就不能取得个人利益了?公益人就不吃饭睡觉、不养家糊口么?
将个人利益和公益目的对立起来,似乎是人们的一种惯性思维。其实,从历史来说,这可以追溯到中国人的对人崇拜,往往把包青天、雷锋、孔繁森这样类似的人神化、理想化了,认为只要是真为大众做事,就一定不能有“私心”——这有赖于我们的教育和媒体夸张的单方面宣传;从现代观念来说,国人严重缺乏人权思维,缺少对他人的体贴和宽容,为自己谋利是人的本性,是不应遭歧视甚至在某些情况下应该是值得颂赞的。
第二,内容上看,人们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可否认有不少人看到邹涛用公益的名义挣钱眼红了,另外最主要的还是刚才说的那个原因,觉得公益和私利不可以并存,总觉得既然你是为了我们大众你就不应该挣钱。这种思想可以说是社会市场化的最大阻碍。公益也是市场的一部分,公益同样是一个市场。我们总是在内心深处拒绝市场化,我们拒绝教育市场化、拒绝传媒市场化、拒绝科研市场化……这是传统封建经济结构和中央集权政治结构的遗毒。就现在的社会发展水平而言,市场化是一种最契合生产力的生产关系,就算感情上或是政治上不可接受,也避免不了社会被卷入这场洪流,况且我们心心念念的GDP离不开市场,支持GDP的相关社会产业更是离不开市场。邹涛用万人团购的方式挣钱,并掀起了全国团购房的热潮,这实际是一场市民和房地产商的博弈,是市场的一部分,只是邹涛用一种特殊的方式进入商品房买卖市场,而这个方式和市场化运作是并行不悖的。
再就是,邹涛的回答太让人失望了,完全是在回避问题……当然也许各人观念不同,但是不反击也太那个了= =|||||

想到原来的王海打假,和这件事有些相似。王海是利用法律规定取得双倍赔偿的利益,后来被法院拒之门外,理由是“法律不是盈利的工具”。从法律角度来看,法院没有权利以这个理由不予受理或驳回案件,甚至不能以这个理由选择不适用《产品质量法》这样的强行性法律。我们的法院总是该管的不敢管,不该管的又管得太宽。这两个事件相似的地方就是我们本该坚持一个大原则,结果因为一些固有思维,处理与之相关的事件的时候却援引一些不相干的因素,带来偏离原则的违和感。

现在中国的公益活动人即没有决策者的肯定也没有民众的支持,那么还有什么能支撑他们?我们为了维护我们迂腐的美学拒绝了太多进步的可能,我们喜欢对一些细小的、理所当然的进步歌功颂德,从而陷入一种功利的盲目,无视掉了更深层次更极需治疗的顽疾,长此以往,只会让问题滚雪球般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直至不可掩盖——不可挽救。


うちの人口

ichi

Author:ichi

籠屋06-08
(前BLOG)
最新の日誌
友の言葉
ウェブカレ
友たちの站
捜索する
イチ~数える~~